根本停不下来一位北肿美女医生的日常

白癜风医院去哪家最好 http://baidianfeng.39.net/bdfby/yqyy/

  年9月,医院管理局全面启动“相约守护”互换体验活动,邀请医院,了解医疗过程及工作环境,医院和医务工作者的了解、信任与支持。寻医问药网编辑也医院体验了一把肿瘤专家的日常……

“直观上理解,消化道肿瘤和饮食习惯关系密切……”

  “是的,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对于健康是极为重要的。首先来讲,少食辛辣等刺激食物,按时吃饭……”

  说到这时,我俩不由相视苦笑。此时已是13时10分,她刚刚结束上午的门诊,别说吃饭,除了抿抿几口速溶咖啡,5个小时里,几乎滴水未进。

  “其实医生的生活方式最不健康!”她无奈道。一边说着,一边摘下口罩,抻了抻腿,反手捶了捶肩……9平方左右的诊室,乌泱泱病患散去,助手下班午休,终于感觉没这么拥挤,紧张的空气也可于窗内外自由流转。

  张小田,医院消化肿瘤内科主任医师,副教授、硕士生导师,兼任医院内科教研室常务副主任,国际合作部副主任。致力于胃癌、食管癌、结直肠癌、胰腺癌等消化道恶性肿瘤的个体化药物治疗与综合治疗,特别是进展期胃癌的综合治疗和恶性肿瘤的营养支持治疗,参与起草/执笔《NCCN胃癌指南中国版》,《卫生部胃癌诊疗规范()》、《CSCO肿瘤营养治疗共识》、《CSPEN恶性肿瘤营养治疗指南》等指南。

  以上是关于她的官方介绍,搜索引擎中,与她相关的标签还有著名或知名胃肠肿瘤专家,总之,绝对的才女。

  但在我的看来,她首先是一位美女。

  10:44分,我在   “跟诊张小田,两个半小时看了十余位患者。而此时,还在外面等候的患者及家属格外焦急,纷纷涌进诊室,几次维持秩序未果……她一直没挪窝,没喝水,不停说……作为旁观者,我开始觉得有点坐不住了。”并配上一张她正在仔细查阅患者诊断报告的侧颜照。

  我和她的距离大概就是镜头和她的距离,而我的两侧及身后挤满了病患家属,不时越过我给她递些类似病历报告的东西。好几次,她不得不暂停问诊:“没有叫到号的病人和家属,请在诊室外稍坐等候!”

  “张主任麻烦给我加个号吧……”

  “张大夫张大夫,麻烦您先帮我看一下吧……”

  “就一句话,一句话……”

  类似这样的插话不时在我耳旁响起,门诊中有些时间的浪费和拖延就产生于此。

  我想说,每一位患者的就医过程都应是极私密的,尊重医生和其他病患的隐私和时间,也是在尊重自己。遗憾的是,很多国人尚未意识到这一点。

  举个例子,在银行取钱,机场排队安检不都还有个“一米黄线”的文明距离吗?

  事实上,医院在保护病患隐私和改善就医体验做足了功夫。独立诊室,流程的设计也比较科学,叫到号的患者先到医生助理那边进行初步的沟通,主要为了解病人的基本的情况,建立病历信息,提高医患沟通的效率。而临近到号的患者可在诊室外的长椅上休息等待,医院门诊大厅也设有候诊区,有电视看,有热水喝,还有专门的显示器可以随时查阅每间诊室当前动态。

  通过网上预约挂号的患者可以在建议就诊的时间段内到达,以避免较长时间的等待。

  “能让她先坐下吗?站了快半小时了!”这个有点刺耳的声音来自一位护妻心切的年轻男子,只因前面那位刚刚结束问诊的病人稍有迟缓地离开座位,他就如此吹胡子瞪白眼了。心疼妻子可以理解,医院里,前面排着后面等着的,哪一个不是病人呢?您完全不必让她提前半小时就进诊室站着的。

  面对这样的“患患问题”,医生也很无奈,管吧,耽误时间,帮吧,帮哪头啊?

  半天下来最直观的感受就是,医患关系总体上还是很和谐的,没这么多问题,别总盯着医患。倒是“患患”之间的尊重和理解急需   “片子没带?”

  “出院小结带了吗?”

  “病理呢?”

  “药名还记得吗?”

  这一上午遇到不少因“缺这少那”而“白来一趟”的患者和家属。北京的还好一点,回去取一趟再来。外地患者不可能这样折腾啊,只好重查一次,无形中就造成经济和各种资源的浪费。

  再说三遍:就诊时,尤其是首次就诊时,一定要带齐资料!带齐资料!带齐资料!

  所有片子、各种检查结果、诊断报告,病程记录,有无治疗过?怎么治?在哪治?还有病史、过敏史、正在用药及既往用药情况、体重情况、饮食情况、哪里不舒服、前后明显变化等等,医生了解越多,帮助越大,沟通的效率也就更高。

  尽管她再三强调诊断和治疗的依据缺一不可,家属仍会追问:是否、可能、或者为某肿瘤,可否这样或那样的治疗?

  “我知道你们跑一趟不容易,都想带着答案回,但在结果出来之前的各种假设和猜想都是毫无意义的,还会增加患者的心理压力,咱们等齐了再好好商量好吗,无论结果如何,总会有应对办法的,放心。”张小田对这位家属说。她强调,医学是一门严谨的科学,肿瘤的诊断有严格的标准,治疗方案也要根据指南,结合患者的病情及自身条件等来制定,需要充分的依据。

  “病人来了吗?”

  “没来,他还不知道自己病情,医院,他势必就知道自己得了肿瘤。”

  这名中年男性带着老父亲的病历资料来找张小田,希望能带着她医院继续为父亲治疗。“他的精神状态挺好的,不想让他知道,怕他承受不了……”

  不能说这也是一种“中国特色”,但类似的一幕并不在少数。我的是一位亲戚直到去世都不知道自己患有胰腺癌,手术时告诉她只是做一个摘掉息肉的小手术,后来放化疗头发都快掉光了,那也只是药物的副作用,正常。她将信将疑,也没有拆穿。如此,竟也撑了五年,看到孙子出生,享受了两年天伦之乐,了无遗憾西去。

  “我父亲的病情算是晚期了吗?”

  “从这些资料上来看,四期是无疑的了。”

  “那,张主任,还能多久……大概……”

  如何直面病情,直面死亡,“这对医生而言也是一门特别重要学问。”她坦言,在很多国人的传统观念里,“死”是最大的忌讳,沟通病情常常需要遮遮掩掩。“他们的初衷不外乎都是不愿让病人知道实情后承受不住,在担忧中度日。心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。但是肿瘤需要全程化的综合治疗,周期可能会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,整个过程中如果缺少了病人的配合,再积极的方案也是无用的。”张小田认为,配合的前提是需要充分的告知和深度的沟通。

  撇开“知情权”不说(国外医生都会直接告知病人实情),在现行的肿瘤全程化综合治疗的理念里,病人应是治疗方案的参与者和决策者之一。在治疗的过程中也会依据病人的相关情况适时调整方案,这些事情,很难绕开患者去做。

  “就以这位老父亲来说,尽管证据充分,但是没见到本人,不了解他的真实状态和耐受程度,很难再给出更加具体和个性化的建议。”张小田说。

  事实上,对于一些失去根治机会的终晚期肿瘤患者,在医院还可获得“姑息式”的治疗,既是通过控制症状、延缓病程、减少不适、减轻疼痛等包含营养、心理等多学科诊疗,量身定制最合适的治疗方法,从而帮助他们获得较高的生活质量和延长生存期。

  有时是治愈,常常是帮助,总是去安慰……即使是再不乐观的情况,也总会应对的办法。“因此,实情并非不能说,而是看怎么说,说多少。”张小田希望病患家属也能够认识到这一点。

  抽空看了一眼朋友圈里的评论,总结一下可以归为两类,一是来看脸的,纷纷表示小田医生颜值高,养眼。二是认为医患均不易,医生尤为辛苦,需要理解,值得尊敬。

  此时,应该还没到一点半,那杯求了一上午   “那就这样吧。”

  把我送出诊室后,还有几拨人得见,几个会要开,马不停蹄,这便是一位美女医生的门诊日常。

  本文系寻医问药网(
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yixianyandeyinshi.com/yyys/7351.html


当前时间: